公司新闻

香港当前政治生态之研判

香港当前的政治生态,可有五个基本判断:一是大乱大治,香港国安法之下,香港动乱和黑暴的土壤已被基本铲除,不稳定因素逐渐消失;二是爱国者治港全面落实,反中乱港分子树倒猢狲散,长期困扰香港的「管治权之争」从此划上句号;三是香港重回正轨,可以重新出发,全面发展经济民生;四是对「治港者」要求更高,香港亟需大批高水平治港人才;五是敌对势力肯定还会兴风作浪,稳定局面来之不易,切不可掉以轻心。

5月27日,香港特区立法会三读审议通过了政府提交的《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(综合修订)条例草案》;5月31日,特首林郑月娥签署,该条例由特区政府刊宪正式生效实施。至此,香港的政治生态大格局完成了全新的蜕变。有人作了一个十分具象的比喻:以前,治港的列车是「开放号」的列车,只要有本事、有门路,谁都能上车;现在不同了,治港的列车已经改为「爱国者号」专列,反中乱港的人物,哪怕你有通天之能,也断不可能上车。

政治生态的改变是历史的必然

表面上看,香港政治生态的改变,诱发因素为两大事件。一是2019年6月发生席卷香港的反修例事件,一步步演变成大规模的打砸抢烧、瘫痪交通的暴行,在长达半年多的时间里,全港市民每日都生活在惶恐之中,唯恐哪天出门会遭遇飞来横祸。二是当年的12月,反对派与激进势力、黑暴分子里应外合、前后呼应,藉人心混乱之际,一举攻陷了全港区议会的绝大多数议席。然后,他们野心膨胀兼自信心爆棚,搞出个35+的夺权方案,要在2020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中再拿下大多数议席,接?就用「揽炒」的方式瘫痪政府、迫使特首下台,夺取香港的管治权。

于是,中央忍无可忍之下,两次断然出手,以求从根本上解决从回归以来长期困扰香港「管治权之争」的问题。一是2020年5月,全国人大通过决议,为香港制定《国家安全法》,确保香港的社会稳定;二是2021年3月,也是在全国两会上,由全国人大通过决议,「完善香港选举制度」,堵塞以往的选举漏洞,改变香港的政治生态,确保「爱国者治港」。期间,还出现了一个连消带打的戏剧性情节。因为疫情原因,香港立法会的换届选举往后顺延一年以后,反对派立法会议员玩「集体总辞」,最后,他们自己炒了自己的鱿鱼。

实际上,早在香港回归之前,中英谈判之时,尽管英国抛出的「主权换治权」方案,被中国断然拒绝,但仍为香港回归后的「管治权之争」埋下了伏笔。香港回归后,反中乱港分子和反对派在中央政府的宽容和忍让之下,勾结国际反华势力,公开煽动「港独」,践踏国旗,冲击中联办、冲击政府总部、冲击警察总部、冲击立法会,完全肆无忌惮,为夺取香港的管治权步步紧逼,越玩越大、越闹越凶。

正所谓物极必反。香港实行的是「一国两制」,「一国」是前提。落实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,这是一个时间段的过程。当香港特区政府有能力解决问题的时候,「港人治港、高度自治」无疑是最佳选择。到了最后关头,「一国」受到严重威胁,中央出手,犁庭扫穴,扭转乾坤,也是历史的必然。

雷霆之威奠香港稳定之基石

《香港国安法》颁布实施一年来,大家有目共睹,香港社会迅速回复正常秩序,市民再享稳定的社会环境。

有人担心,适逢新冠疫情,政府限聚令之下,暴徒没有制造事端的空间。疫情过后,黑暴会不会卷土重来?

其实,这种担心并无必要。《香港国安法》代表?国家的意志和决心,其权威至高无上。中央在港成立「国安公署」,公署特派员由中央直接从内地委派,香港警队也专门选调精兵强将,成立了装备精良的「国安处」,共同负责香港的国家安全事务,具有强大的决断力和执行力。

从两个方面可以看出国家意志的雷霆之威:一是大批反中乱港的组织和头面人物惶惶如惊弓之鸟,纷纷设法「避祸」。见机最早的是「乱港四人帮」之一的陈方安生。她确实对「个人的安危」有?敏锐的判断力,《香港国安法》即将正式颁布生效之时,她发表声明,以「年纪大」及「陪伴家人」为由,表示实时从「公民及政治工作」中退出,还惺惺作态地呼吁年轻人要「守法」;而「港独」组织「香港众志」头目罗冠聪、「乱港议员」许智峰及梁颂恒、张昆阳、梁继平等30余人则四处「?草」,潜逃海外;曾经以每年发起「7.1」大游行而风光一时的「民阵」,数十个依附其搞事「沾光」的政团组织,眼见大难临头,即刻分崩离析,纷纷宣布脱离「民阵」。二是香港警方采取果断措施,高调拘捕了「乱港四人帮」另外三人:黎智英、李柱铭及何俊仁,拘捕了参与「35+」,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涂谨申、尹兆坚、林卓廷、胡志伟、邝俊宇、黄碧云等47名利用议会搞事的头面人物,「长毛」、黄之锋等几乎所有涉嫌违法犯罪的人也都纷纷落入法网。警方亦向潜逃海外30人发出了通缉令。